记住密码忘记密码
张雄艺术网广告
新闻 > 头条新闻 > 正文

随意到天涯——张充和诗书画小记

张雄艺术网 http://www.zxart.cn发布时间:2016-11-02 来源:美术报

摘要: 张充和并没有专门学过绘画,只因家中旧藏书画甚多,临名迹亦勤,又曾与江南名画家樊少云等多有过往,更重要的是她书法功力深厚,国学底蕴扎实,所以兴之所至,以书入画,寄情点染,亦别成一番韵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  随着张充和先生102岁仙逝,民国最后一位闺秀伴随着那个时代,渐行渐远。


  充和一向随性通达而不受束缚。她既是一个优雅的“闲人”,也是一位低调的学者,既有小家碧玉的姿容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。她多才多艺,长于昆曲,通音律,工诗词,隶草行楷皆擅,偶涉丹青亦别有格调。她将从容平淡的闲散日常,布置出了别样的精彩。


  抗战爆发,张充和流寓西南。在昆明,沈从文帮她在教育部属下教科书编选委员会谋得编选散曲的工作。一年后单位解散,又到重庆教育部下属礼乐馆工作。她将整理出来的24篇礼乐用毛笔书写,蝇头小楷,气质不俗,梅贻琦的清华日记里对此多有记载。在当时人才云集的西南科教界,充和广结师友。最重要的是,她得以在重庆正式拜沈尹默为师,求教诗词和书法。沈先生以“词旨清新,无纤毫俗尘”来评价她的诗词。其代表作当数《桃花鱼》,下笔轻松自由,有早期易安词的况味,又受古琴曲词的影响,可见其随和萧散的性情。诗难其真也,有性情而后真;诗难其雅也,有学问而后雅,这首《桃花鱼》二美兼具。难怪章士钊把她誉为“才女蔡文姬”,而戏剧家焦菊隐则称她为“当代李清照”。但她自己却不在意,只说自己写东西是“随地吐痰,不自收拾”。


  对于喜欢的事情,张充和一向是执著的,哪怕环境多么艰苦。她常乘送煤油的卡车到歌乐山沈宅求教。第一次到沈家,沈尹默让充和现场演示书法,即以“明人学晋人书”赞誉之。沈师不空言理论,而教她执笔方法,食指虚张,掌竖腕平,令她铭记终生。又给她开了一份碑帖,除了汉碑外,都是隋唐法度谨严的法书。她日日早起临帖3小时,甚至更长,一直到百岁,依然保持这样的习惯。


  综观充和的学书历程,她5岁习字,初以颜字打基础,面目端正开阔。青年时期习王宠小楷,以沉着笔触从容书写,形成一种古拙典雅的风格。又辅以王献之“洛神赋”之影响,以王宠之形、献之之神写其灵秀之心性,气息清朗,巧中藏拙,婉绰而疏逸。后兼及诸家,如虞世南、褚遂良、欧阳询等,既得魏晋王氏父子风华俊丽、遒逸疏爽之姿,又具初唐虞世南的气秀色润、外柔内刚之气。白谦慎在《张充和手钞昆曲谱》序中提到“1940年以前钞写的曲谱,结字欹侧,少数笔划适度拉长,娴雅中透出几分俏皮”。在沈尹默建议下,她研习汉碑、六朝墓志,书风转向高古,笔画波磔中有隶书意趣,提按间又有魏碑筋骨。她以自己的悟性与学养削略了唐人森严的法度,融合了隋人小楷对笔法精到、文意悠远的追随,谨严中平添一份清隽、清朗中增益一份稳实。


  约70岁以后,黄道周小楷书之质朴古雅进入她的视野,继而上溯钟繇书法、强化六朝墓志的笔意,成就沉蕴高古的堂华气韵。84岁时,充和临唐代书家孙过庭《书谱》的第一百通长卷,形神兼备,令人叹为观止。此外,对金石书法的喜好、对汉碑的研究,及对章草书的临写等,最终成就其风雅庄重、素朴宁静的书风,满纸清雅闲适之态,而篇章布白却讲求风情万种,在左右顾盼的错落节奏中尤见昆曲唱腔般缱绻的音韵之美。她以自由的性灵贯穿中西古今,打通了书画曲艺的疆界,正像她评论大千的艺术那样,法于古而不泥于古,有现实而不崇现实,有古人尤其是有自己,因而能够随心所欲不逾矩。


  张充和并没有专门学过绘画,只因家中旧藏书画甚多,临名迹亦勤,又曾与江南名画家樊少云等多有过往,更重要的是她书法功力深厚,国学底蕴扎实,所以兴之所至,以书入画,寄情点染,亦别成一番韵致。她下笔格调高古,可能与少小离家的经历有关,自少年时代起,便说自己爱凋残与破落,她那个世界的朋友全是上了铜绿的破碎的殷商钟鼎。但有时纸面上却另有一番葱茏的意象,她画经见的花鸟鱼虫,或者旅途印象,随手写去,不拘一格。在美国没有合适的纸,就买新闻纸练习,有时画在废报纸背面。不经意的信笔点染间,充满浓厚的文人意趣。画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一幅兰花,风中偃仰舒展的姿态如见性灵,如昆曲中的水袖,让人想起张大千画给她的那幅表现“思凡”身段的水仙图。另一幅《梅花》则为示范之作,扫笔直落的主干上缀着一朵孤零零的梅花,既有行草笔意,又有隶书韵致,左下方加一穷款和两枚印章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


  张充和的山水画则除了米点山水般的逸笔草草之作,也颇多工谨之作,甚至有工笔设色的作品,能得端庄之态,复有闲逸之姿,颇具宋元文人气象。还有些诗书画结合的仿古山水作品,多为平远构图,宁静萧疏,格调不俗。那幅在动荡中归去来兮的著名的《仕女图》,笔墨松秀简率、人物眉目冲淡而意态从容,沈尹默题写“能者固无所不能”,诚哉斯言。中国文史哲不分家,艺术上诗书画亦相通,“以通驭专”,正是充和不经意的追求和结果,已成时代绝响。


  充和曾说,她从16岁就是一个人了,战争、生死都经历过,什么日子都能过,什么都放下了。她在美国的院子里种满了玫瑰芍药,香椿翠竹,葱蒜时蔬。写字之余,便在院内莳弄花草,栽瓜种豆。劳作累了,则倚在竹林旁的长椅上吟诗听曲,宛若神仙中人。正应了她自己的诗句:“随缘遣岁华”、“随意到天涯”,作了个天涯闲人。

请扫描新闻二维码

分享: 更多
用户评论
还木有评论哦!赶紧抢第一条评论呀。
合作机构: